专题专栏详细页

首页 > 细览页 > 专题专栏详细页

《我与银州四十年》-赵艳

文章来源:

添加时间:2017年03月21日

点击量:

  我与银州四十年

  现在的银州,绝对是一个你见了就会爱上的城。城内有山,城外环水,天蓝云淡,四季分明!这座城和城里的人们一样,既有着大东北的直爽,又有着诗情画意般的浪漫,还有这疙瘩特有的诙谐幽默,会让你发自内心的微笑和深深的眷恋。

  我就是土生土长的银州人,在这片土地上生活40年有余。40多年来,我没有离开过。这片黑土地给了我太多的记忆和感受,牵挂和热爱是我与她的纽带,直到现在,直到将来。童年时期对她的感情就是子不嫌母丑的那种热爱,我出生在这里,喝着柴河水长大,银州就是我的家。说起我的家,我就会收不住话匣子。

  首先我会想起小时候经常走的路,那时的路还是土路,一到雨雪天气,就会和泥巴。虽然出行比较困难,却也给我们这些小孩子们带来不少快乐。那时的我们穿着胶皮靴子,披着塑料 ,专门挑水坑踩,不小心踩到深坑里就会灌进一鞋篓的水,嘻嘻笑着把鞋脱下来,把水倒掉再穿上。而如今,童年时的雨靴渐渐成为我记忆中的风景。现在都变成光洁的柏油路,石砖道,平整的可以闭着眼睛走路,再遇到不是很大的雨,还可以打着伞,汲着各色的凉拖,悠闲地走,更多了一份浪漫的诗情。

  童年时的露天电影也是记忆中难以忘怀的片段,每当放电影时,人们或蹲或站,还有从家里自带了小板凳的,一个个看的不亦乐乎,挤不到位置的还会跑到幕布的后面反着看,尽管时不时的轰着蚊子,仍会被叮了好多的大包,很辛苦也很有趣。如今家家都有电视,电脑,想看什么看什么,还可以一边看,一边喝着茶水,吃着水果,开着空调,打着风扇,或躺或坐,怎么舒服怎么来。

  童年的火炕,仍然让我的心暖暖的。那是父母早早起身,抱了柴禾,劈了木头,生了炉火,给了我们一个温暖的早晨,我们哥几个才懒洋洋的爬起来,穿上爸妈给焐在褥子下的衣服,登上已在炉边烤热了的鞋,洗了脸,吃饭上学。我们的脸不用抹腮红,粉红的新鲜。现在想来应该是炕热屋子冷,冷热温差大造成血管扩张,也就是现在所说的红血丝吧。如今全家都住进了楼房,冬暖夏凉,没有了煤灰和炉烟,手脚不再干裂,那红彤彤的炉火只在记忆中燃烧,映衬着妈妈慈祥的面庞,思念住满胸膛。

  今夕对比,好比黑白照片和彩色照片。40年一路走来,每一步都充满了惊喜。小时搭坐的四轮马车变成了四个轮子的汽车,飞弛的速度缩短了我们与外界的距离。儿时上山主要是为了割草,挖野菜,捡蘑菇,如今上山更多是为了休闲。龙首山,这座城中的山,我们家乡的母亲山,秀美无比,风光无限。沿着石阶,拾级而上,阳光透过浓密的树枝洒下斑驳的影子。微风吹动带来野草的芳香。鸟儿鸣叫,醉了心,浓了情。幸福不过如此吧!

  龙首山脚下,一座现代化的工厂巍然而立,这座美丽的花园一样的厂区就是我工作的地方--陆平。厂房扩建了,办公楼变高了,设备更新了,人才引进了,就连上班的军号声都更加嘹亮了。每天我都会怀着憧憬和希望去上班,只因了那份热爱,工作也多了一丝甜蜜。赵艳

  早晨晨练的人,晚上散步的人越来越多,爱打麻将的大妈改跳广场舞啦!抽烟闲聊的大爷也去健步走了。铁岭人的花毽踢的是真好,二人转也唱出国门了。书法,绘画,镌刻,剪纸样样都有精英,诗人作家美文传四方。现在的银州就是不一样。

  也有不变的就是家乡人的朴实和热情。坦诚待人,胸怀宽广是东北人的品性。踏实做事,勤奋耕耘是银州人的传承,所以才有了今天银州的日新月异,飞速发展。

  翻开相册,看着那一张张的老照片,再看看电脑里最近的照片,更是感慨满怀。相册里我有一张小学的毕业照,我蹲在前排,目光略微紧张的盯着前方,那有毛毛虫在爬,离我的脚不远,而我的布鞋鞋尖是露着脚趾头的。如今打开衣橱鞋柜,四季的衣物整洁的挂在那里,高跟的、平跟的鞋子摆在那里,让我根据气温场合去选择,每每这时,我都会觉得那种叫做幸福的感觉强烈的撞击着我的心胸。

  我更是时常牵了儿子的手,来到周恩来总理纪念馆,重温那朗朗的读书声,鼓励儿子做个励志好儿郎,他日学成归来,建设我们的家乡!我也喜欢仰望秀峰塔,听塔铃随风轻唱,轻抚慈清寺的砖墙,默念心中的愿望。登高远眺,柴河水悠悠,点点珠光载着我的幸福指数绵延流长。

  忆往昔,看今朝,我觉得现在的银州更像一个恋人,绝不是爱浅了,淡了,而是家乡更美更年轻了!我爱我的家乡,味道纯香的铁岭大葱卷着干豆腐,蘸点豆瓣酱就是让人胃口大开的美味。大街小巷的杨柳、绿草、小花园,处处都是绝美的风光。我爱我的家乡!古老的文化底蕴与现代的完美结合,谱写了银州的历史,展开现在的征程,更预示着未来的辉煌!

  爱她,就要珍惜她,我爱银州,爱家乡!忆着一段情,恋着一个家,让我温暖,让我感动,让我的生命燃烧,让我为之奋斗,无怨无悔的家。如果有朋友们来做客,我相信,你们也一定会像我一样爱上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