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题专栏详细页

首页 > 细览页 > 专题专栏详细页

《“铁岭博物馆”,一场穿越时空的相遇》-刘凤莲

文章来源:

添加时间:2017年03月23日

点击量:

  “铁岭博物馆”,一场穿越时空的相遇

  说来惭愧,座落在小城中心位置,承载着地方历史和文化的“铁岭市博物馆”,一直是我上下班途经的地方,一直在我的眼底撞进撞出,却也一直在熟悉中陌生着。虽然对小城的历史不乏热爱,文字中也不乏考古的元素,但对铁岭博物馆除了知道它是征集、典藏、陈列和研究代表自然和人类文化遗产的实物的场所,还有两次观看儿子书法展外,再未真正走近它,了解它。今天,因同窗四载分别二十五年后再聚首的一场盛会,同学从四面八方赶赴这座小城。欢乐畅想之余,仍无法忘记铁岭博物馆这个代表小城特色的文化符号。于是,一个十几人的队伍,不能堪称浩荡,却以浩荡之势,怀着一份虔诚、一份敬仰,与博物馆来了一场穿越时空的盛大相遇。

  随着脚步,走近,走进,心竟不可名状的亦兴奋亦深沉起来。踏入这个主题被称之为“辽北春秋”的铁岭历史与人文陈列展厅的那一刻,也便踏入了历史的长廊,我们走向了历史,历史也走向了我们。一组气势恢宏的浮雕及隐约可见的长城和古塔,连同一条云带子贯穿的画面,让我们在真实中开始恍惚,在恍惚中同这些载有铁岭历史记忆的符号一起,在工作人员详尽的讲解中,在灯光、文字、音乐的相互呼应中,开始徜徉于辽北大地浩瀚的历史长河……

  距今一万年前,一个多么遥不及的数字和无法想象的生活模式,栩栩如生的“原始人的渔猎生活”,就给我们带来了这样的惊喜或惊奇。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,竟然在一万年前就开始有人类在这繁衍生息,昭示着本地人类文明的悠久历史,对此不知是该震憾还是骄傲,应该是两者皆而有之吧。青铜器时期“北族酋长帐下议事”场景中,那窝棚、那身着的兽皮、悬挂的兽皮地图、那陶杯陶碗、那大小铜钺,还原了部识社会组织的一个生活场景,代表着它的兴盛与发展。八百里分麾下炙的“金兵野炊”的篝火升腾、炊烟缭绕,场景背后的烽火硝烟,让人不得不慨叹生活在和平年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。“离亭双燕恨重重”的徽钦二帝囚居韩州的场景,半地穴式泥塑的房屋里,有侍女端盘侧立,宋徽宗坐在土炕上,身前桌子上摆放着笔砚。宋钦宗则呈踱步状站在地上,乎捋胡须,神态凝重,墙上挂着《北上见杏花》的词。随着些许悲凉、些许沧桑的音乐,场景进行四季交替,不变的是把守在门外的持戈巡视的金兵。这情景更是辟了那些“坐井观天”、受尽凌辱等种种民间传说。“雨余塞草纵豪情”的康熙驻跸铁岭,一首“雨余塞草自绿,日出山花更红。辙迹神州近远,骥鸣广陌西东”的“铁岭”诗,才有了今日驻跸塔的传奇色彩。就这样,一个个距今千年万载的历史情景,在复原中、在想象中竟鲜活了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生活。

  “团山遗址”,“哈达部王城”,远近结合的残耕旧垄,断豆残壶,青瓦沙陶隐于其上,这情这景这熟悉,简直就是我们户外团队探古寻幽此处的缩影。城子山的玉垒沙盘绵延成的高低错落,把高句丽山城遗迹展现得一览无余,关于夫余城的种种,都在文字及讲解中慢慢拓展开来,虽硝烟弥漫己缥缈成历史,但我们对山城文化却多了些了解和敬畏。“铁岭八景”的唱和吟哦,把古城文化的博大精深演绎得淋漓尽致。不论它们代表着哪个时期的历史,这些都是发生在辽北大地上的历史,都是我曾经探访、驻足和熟悉的地方,也曾用文字把这千百年的历史和沧桑揉进我肤浅的诗行里。  “堤柳横斜百里秋”的柳条边,“篷渡风帆竞风流”的马篷沟,写就了“龙兴之地”和“辽河古渡”的兴衰没落。暂不说它盛世繁华和辉煌的历史,仅仅就它是通往我魂牵梦绕的那条乡路而言,就多了些许的骄傲和感动。“将军控马待高秋”的李成梁戎马雕塑及其家族墓又引发出铁岭的家族文化、老坟、新坟,甬道、翁仲,已作为一方特色符号,不知道带友友们往返过多少次。“方田十亩耀关东”的银岗书院,恩来少年就读的地方,是东北地区唯一保存下来的古代书院,是清代著名的五大书院之一,是关东第一书院,在东北教育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高其佩的指画文化、“冰天雪地动诗情”的流人文化,以及纳兰性德等明清时期名人等等,更为人杰地灵的铁岭留下一笔可观的文化财富。和着音乐、和着述说,相距千百年的情景和人物,开始活泛起来,更加真实,更加厚重,更能体现出我们这座小城的源远流长沉淀深厚的历史文化。

  三楼民俗展展厅内展示的民俗民情,则用一种浓烈的乡土气息,把我们拉回了生活的真实。农家、剪纸、嘎拉哈,我儿时的最爱;轱辘,场院,看戏,我童年的时光;悠车、匣子,炕琴,曾留下我旧时的模样。这些被岁月的车轮甩向遥远的童年时光,就在这一瞬,就在这展厅,生生牵扯出来自心底的暖,升腾出久违的亲切和熟悉。记忆里的旧日时光就此流淌开来。

  这偌大的空间背景,用历史性、艺术性、民族性的有机结合,延伸出的千百年来地方历史和文化体系,用地域特色和韵味铺展开辽北几千年文明的个性与魅力,让我对有千年历史的文化古城又多了一份热爱和敬仰。不知道是铁岭的山城文化、流人文化、书院文化等感染了我,还是那些民俗民情唤起我的乡愁,还是博物馆这个文化复合体的厚重影响了我,亦或也掺杂进同学的情谊,竟让我滋生出千丝万缕的情愫。不管是什么原因,不管文字多么浅拙,都想把此行所有的收获和感动,付诸于笔端,留存于心底。更希望有更多的社会公众,走进博物馆,走进家乡的历史和文化。

  铁岭博物馆,用它文化的厚重和历史的悠远折叠成的时光,缱绻成碎碎念念的眷恋,完满了一场穿越时空的相遇。转身、回眸,“铁岭博物馆”这几个鎏金大字,在阳光的照射下,散发着特有的光芒,书写着小城的历史,照亮着小城的明天。愿此行,也将续写我们同学间无可替代的情意,并将小城的历史、文化与温暖带向各地。